「opebet原创」问警察“我是不是失踪人口”爆遭网友性侵 剧情结局大逆转

化名妙妙的女子2017年7月间,在新北市向一交通警察询问是不是被列为失踪人口,进而爆出遭男网友性侵。检方将刘姓男子依强制性交等罪提起公诉。不过法院审理后,却发现是妙妙自己将手机开启飞航模式,断绝与家人联系,并主动在刘男家过夜,2人躺在床上看A片,发生3次性关系。法官认为,没有积极证据证明刘男违反妙妙的意愿,判决刘男无罪,全案可上诉。

根据起诉,妙妙和刘男于2017年透过聊天软体BeeTalk认识,某日妙妙告诉刘男,她和妈妈吵架,妈妈会打她,刘男即提议妙妙暂时到他家住,并将妙妙的手机转成飞航模式。

刘男先是带妙妙到处游逛,再带妙妙回到新北市新店住处,却趁2人在同在房内,强行脱去妙妙的衣裤,不顾妙妙极力推阻大喊不要!戴上保险套后性侵得逞。

刘男见妙妙不是台北人,有表达能力迟缓状况,帮妙妙买女性内衣裤,并限制妙妙的行动,再度于住处2次性侵得逞。直到妙妙趁外出吃饭时见到交通警察,赶紧上前询问我是不是有被通报失踪人口,全案因此曝光。

刘男喊冤,是妙妙主动告诉他不想回家,他的母亲甚至很热心煮了餐点给妙妙吃。饱足后,他和妙妙一起躺在床上看A片,看完就发生性关系,确实发生了3次,但都是很自然就发生。隔日他和妙妙及朋友一起到餐厅吃饭后,妙妙却突然跑去找交通警察询问,他不知道妙妙为何这么做,从头到尾也没碰妙妙的手机,根本不知道她开了飞航模式,更没限制她的行动。

法官审理发现,妙妙和刘男发生性关系后,继续待在刘男的房间聊天、听音乐,并陪着刘男外出看病、一起逛夜市买内衣裤,且曾经询问刘男的友人如何知道自己是不是有被通报失踪人口。若妙妙因遭性侵身心受创,随时都可离开或是向刘男的友人、母亲求助却都没有,与常情不符。

且妙妙离家的理由,刘男的母亲、朋友皆知情。妙妙在审理中也坦承,和刘男确实有一起看A片,发生性关系时,刘男的母亲就在隔壁房间,刘男也说过想请她当女朋友。证人也皆表示,除了说话比较缓慢,实在看不出妙妙有何不同于常人的状况。

因此法官认为,妙妙有判断能力,也有随时离开、向外人求助的能力,行动也未受到拘束,第一时间向交警询问也仅回答有发生性关系,因此难凭妙妙的单一证词认定遭到性侵,积极证据不足,判决刘男无罪,全案可上诉。
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攻略.
上一篇:
下一篇: